立博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立博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8 10:50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,曾经的深度贫困县正安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。郑传玖说:“作为农民返乡创业的代表,作为当地的民营企业代表,能与乡亲们一起经历这个历史性的时刻,我感到十分骄傲,因为在这份答卷中,也有我和当地民营企业的一份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经过深入考察与了解,郑传玖最终拟出自己的建议:由政府相关部门设立专门机构为中小微企业排忧解难;建立小微企业孵化园,帮助小微企业解决建厂难等问题;推行部门挂帮企业制度,形成“部门精准帮企业,企业精准帮贫困户”的格局,助力推动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相关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目前我国大多数公众都在‘网上’,特别是在全民自媒体时代,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信息芜杂,为避免伪科学蔓延,打造有社会影响力并能即时发声的科普媒体平台至关重要。”中核集团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院长段旭如委员建议,加强科协、科研单位等组织和机构与媒体平台合作,主动培植一批有权威性及社会影响力的科普媒体平台。特别是针对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,通过这些科普平台主动及时传播相关科学知识,回应群众关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此,周忠和在提案中建议,应尽快启动法律修订工作,并在修订法律的同时考虑科普法治体系建设。比如,从理念上更加突出以人为本,维护和保障公众参与科学事务的权利,获取科普信息的权利,享受科普发展的福利;从内容上加强规制衔接,增强科普法对地方和部门法规的健全完善、规范指导;从内涵上鼓励科学精神、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的传播和普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今年2月,郑传玖就开始为今年两会展开调研。“那时候我和朋友在园区聊天,聊到疫情期间一些民营企业生存难的问题,很多人提到贷款到期了,或是贷不了款了,或者贷款利率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根据现有科普法,无法追究地方政府不履行科普法确定的‘逐步提高’和‘增长’的科普经费责任。”在中国科普研究所创作研究室主任、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陈玲看来,现有法律下,有些规定长期“形同虚设”。作为创新发展一翼,如果没有相应的法律保障,新时代科普也难以真正发挥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玲总结,立足现有的我国科普法治,难以正面回应新型科普形式带来的权利义务剧烈变化,难以积极应对新型科普现象所带来的法定职权与法定边界的模糊,更难以有效解决新型科普纠纷所引发的观念碰撞和权利冲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忠和认为,现行科普法实施以来,科普领域各个部门间在职责、利益等方面存在相互掣肘现象,导致相关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实效不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近20年来,我国社会已有快速发展和改变,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者参与到科普中来,信息传播更为全面、即时、具有交互性。”周忠和认为,科普的内涵、机制、内容和作用正发生极大改变,更需要与之相适应的科普法治体系,及时修法予以回应和规范,与信息化、社会化、产业化、国际化的发展趋势相结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普新使命呼唤更强法制保障